新白蛇问仙

第九百三十四章 雨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舒楠泽 书名:新白蛇问仙

    清清雨后天,房舍街道焕然新。

    在某白特意操纵下绵绵细雨也停了,阴云飘散,露出蓝色苍穹和金色烈日,雨后的世界色彩总是格外醒目,很美。

    白色纸伞合拢雨滴滑落,仰头看看天,嘴角微翘眯眯眼。

    “天蓝蓝,真好~”

    合上书籍打算发会儿呆,雨停了,该考虑继续卖烤地瓜还是其它杂货,或者,收拾行囊按照最近获知的线索四处察看,寻找遗迹,弄明白远古真相,然后,慢慢耗下去直到耗死强者耗到最强那天。

    潜龙,弱小时要老老实实低调沉默。

    生活处于低谷时,不要多说话,也不要去打扰任何人,你懂的。

    身后柳树,猴子拦腰挂树上,双臂双腿头朝下耸拉睡得天昏地暗,像极了下雨天发霉出太阳晒孩子。

    正准备收伞,之前看到的马车又停摊前。

    老车夫搬出个锦墩,梳妇人发髻的女子怀抱木盒匆匆下车,面色悲戚泪痕犹在,看了看摊位九把纸伞。

    “姑娘……我买伞……多少黄金我都买……”

    白雨珺叹口气,同样一家人,这女子比那老头多了丝人性少了些所谓理智。

    也许对老头来说死个儿子伤心一阵,家族未来更重要,不过,这样真的好么?在不确定是否能带来利益的情况下漠视家人死活,即便真有好处又如何?究竟利益重要还是家人重要?也许,当利益足够多时能狠心背叛任何人。

    这世间,待得越久越看不懂。

    “无须黄金,怀里木盒内物品足够伞价,可想好了?交易一旦完成将无法反悔,当然,病重者会得到医治恢复康健,你,是否同意?”

    “我愿意……”

    “那就开始交易吧。”

    伸手接过木盒,感受一番点点头,示意女子自行挑一把伞。

    也许是因家中有病人不喜白色,怕寓意不好,红色虽有喜气同样不太适宜,扫视一眼后抓起一把深蓝色描绘花开精美油纸伞,眼光还不错。

    白雨珺坐板凳头也不抬做商品介绍。

    “将伞带去患病者身旁即可,你所挑选纸伞可保两代富贵平安,做不得大官当不得武将平平安安倒也让人羡煞,回去吧,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心力憔悴的女子眼里多了丝希望,老车夫松口气,无论是否能救回人命好歹多了丝希望,此人本事神异必定是天上神仙下凡。

    女子紧紧抱住蓝色纸伞准备上车时,远处几匹快马撞飞路人狂奔而来!

    一声大喝!

    “混账!放下宝物!”

    马蹄轰隆隆撞飞货架瓜果蔬菜撒满地!

    还未登车的女子瞬间脸色煞白,但双手依旧死死抱住纸伞……

    白雨珺抬头,表情冷漠翘起嘴角冷笑,就在这时,刚刚还莽撞狂奔的几匹快马突然人立而起惊恐嘶鸣,马背上的人受不住力道甩飞出去!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卖家禽的摊位公鸡乱飞,策马狂奔之人栽进猪笼,真是人仰马翻尖叫奔逃。

    拉车老马瞪大眼睛看看同类,感觉莫名其妙。

    天知道那些快马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只释放出一丢丢凶兽气势便险些瘫软在地口吐白沫,寻常畜牲根本无法承受。

    白雨珺专注翻看自己的小手,挑挑指甲。

    骑快马而来的人当中有之前那老头,呵呵,他这是打算把东西转卖他人,有趣。

    不过嘛,交易完成乃定局,谁来了也没用。

    扭头看向女子。

    “还不快快归家救人在此等甚?”

    “啊?我……我这就走……”

    慌慌张张上车,老车夫咬牙狠心不去看老爷驾车催马赶路。

    树上挂着的猴子挠挠耳朵继续睡,刚刚凶威不是白雨珺所散发,纯粹猴子睡着时一种本能应激反应,某白好歹是神兽具有祥瑞之气,这货纯粹凶兽,浑身血煞。

    翻滚落马众人艰难起身,很是愤怒。

    “大胆妖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胆敢施妖法害人!真以为仗着妖法就能为所欲为?”

    某白呆呆的看了眼对方,表情认真。

    点点头。

    “对呀,妖法当然可以为所欲为呀~”

    “你……咳咳……”

    只觉得一口老血险些憋死自己,来势汹汹的几人怒不可遏,自认受害者有正理,全然忘了刚刚快马加鞭时撞飞踩踏的那些可怜穷苦路人。

    “快!快传讯!”

    有人拿出手弩朝天射出巴掌长箭矢,箭矢为响箭,带尖锐鸣叫飞上天。

    啾~

    附近街道许多人仰头注视,唯有某猴不爽抠抠耳朵。

    看见这东西令某白好奇心爆棚,站起身摆出几招经典影视剧造型,小拳头舞得虎虎生风颇有气势。

    “嘿嘿吼吼!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哇呀呀呀~”

    猴子嫌吵,甩甩头继续睡。

    刚刚捋胸口好不容易从坠马缓过气儿的老头睁开眼就看到这一幕,顿时脑袋后脖子发凉,暗道遇见疯子算是真完了,若是纸伞能救儿子命便罢了,可眼下……

    一声疲惫叹息,深感最近流年不利。

    街道空空荡荡跑了个一干二净,马匹也跑了,留下几个想走不敢走硬着头皮留下的倒霉蛋。

    白雨珺打个呵欠自顾自收摊。

    天晴了雨停了,收拾摊位好去探险发掘古迹,嗯,顺便买白蜡烛,不要白纸包裹红蜡烛要真的白蜡烛。

    摊开包裹布把伞放上去。

    走到树下把挂在树上睡觉的猴子摘下来,抖一抖,点点头确认猴毛雨水晾干了。

    将猴子放一旁,收拾摊铺,愉快哼不知名歌曲。

    没多久,远处轰隆隆又是一群快马,白雨珺抬头眼神微凝,停下活计琢磨一番又一次冷笑,似乎看见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眼神更加冰冷。

    右眼显出龙目瞳孔短暂注视未来……

    叹口气摇摇头。

    “这神仙呐,和凡人差不多,需得时不时杀上几万涨涨记性,唉,常年不露尖牙还以为本龙食草呢。”

    拿出直刀连鞘插地砖缝里。

    取出布条慢慢悠悠将长发束起绑紧,用地牢里所得铜镜左右扭头照一照,俗话说龙靠衣装马靠鞍,形象关乎正义与否。

    “呵,想从龙爪里抠东西,找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真钱诈金花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炮灰的边缘挣扎我真的是画师我有一把仙剑傍身二小姐的至尊战神修真史前十万年我是修仙金手指永恒仙元山海经之苍尘画演天地谪仙令我的修帝之路烂柯棋缘剑主江湖

如果您喜欢,请把《新白蛇问仙第九百三十四章 雨后》,方便以后阅读新白蛇问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新白蛇问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