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

第六百六十七章 簪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烽火戏诸侯 书名:剑来

    演武场上,孩子们再次悉数趴在地上,个个鼻青脸肿,学武之初的打熬筋骨,肯定不会舒坦。该吃苦的时候享福,该享福的时候就要吃苦了。

    既然生在了剑气长城,进了这座躲寒行宫,学了拳习了武,就得适应吃苦一事,学得一技之长。

    天底下不是所有吃苦之事,都能苦尽甘来的。纯粹武夫的那颗武胆,就只能是从苦胆之中熬出真滋味。

    一袭青衫长袍的隐官大人,依旧气定神闲,说道:“休歇两炷香。”

    陈平安盘腿而坐,双手叠放,掌心朝上,开始闭目养神。所有孩子都挣扎着起身,围成一圈,坐姿与年轻隐官如出一辙,闭上眼睛,缓缓调整呼吸。

    陈平安睁开眼睛,评点每个人的出拳,好坏优劣都说,不会因为姜匀出身太象街豪阀,武学根骨最重,就格外青睐,哪一拳递出得疲了,就骂。不会因为铜钱巷张磐的先天体魄最孱弱,学拳最慢,就对张磐冷落半点,哪一拳打得好了,就称赞。更不会因为玉笏街的孙蕖和假小子是小姑娘,出拳就故意轻了力道。

    总而言之,陈平安要让所有孩子牢牢记住一个道理,拳在当下,纯粹武夫,必须先与己为敌。

    学拳先做人,传道授业之人,无论有无师父先生之名,一样需要先教人,教人不是空讲道理,哪怕是一个乡野学塾的教书匠,可能与富家翁低头哈腰的一句谄媚话,对贫寒孩子的某个斜眼、冷笑,然后被孩子们默默看在眼中,记在心里,结果就打杀了书上的千百句圣贤教诲。

    书里书外都有道理,人人皆是夫子先生。

    陈平安不再言语。

    按照规矩,就该轮到孩子们提问。

    暮蒙巷那个叫许恭的孩子率先问道:“陈先生,拳走一线,肯定最快,如果说练习走桩立桩,是为了坚韧筋骨,淬炼体魄,可是为何还会有那么多的拳招?”

    陈平安抬起一手,一拳递出,骤然出拳,骤然悬停,“许恭,你的意思是说拳走直线,最快触敌,对不对?”

    许恭有些怀疑自己了。

    姜匀笑呵呵道:“一拳就倒。”

    剑气长城谁不知道年轻隐官最“怜香惜玉”,不然能有一拳就倒二掌柜的绰号?

    至于为何对蛮荒天下的流白就那么辣手摧花,一定是那女子剑修不如郁狷夫长得好看。

    不过姜匀突然想起郁狷夫被按住脑袋撞墙的那一幕,哀叹一声,觉得自己可能是冤枉二掌柜了。

    许恭神色慌张,他可没有这个意思,打死都不敢对陈先生有半点不敬,不敢,更不愿意。

    在许恭心目中,陈先生的形象,神人一般,毫无瑕疵。孩子私底下与两个好朋友闲聊,都仰慕得一塌糊涂。所以先前郭竹酒在那边说书,就数他们三个最坚信不疑。

    出身暮蒙巷的许恭,自知自己不是姜匀这样的大族子弟,既然没有姜匀那样的天赋和身世,所以他与张磐、唐趣三个好朋友,经常晚上偷偷练习走桩立桩,往往可以碰到那个假小子元造化。只是过犹不及,这些家伙一味苦练,差点伤了体魄元气。

    陈平安始终保持那个出拳姿势,再抬起左手,以出拳右臂作为一条道路,指指点点,从右手拳头起始,手腕,小臂,肩头,再到背脊,腰膂,将一处处窍穴点明,详细解释了这直线一拳递出的纯粹真气流转“道路”,每一条筋、每一块骨头、每一块肌肉的细微变化,全无遗漏,与孩子们娓娓道来,在这期间,再配合拳掌变化,将后肘前叠、顶心肘、肩撞在内的所有招式,各自拆解,阐述其中玄妙,如何发力,为何发力,都有一番深入浅出的详实解释。

    陈平安收拳之后,双手撑在膝盖上,笑道:“所以说,拳招为下,拳意在中,拳法在天。”

    姜匀破天荒没有拆台,皱眉道:“拳招最次?可我觉得拳桩拳架都要从拳招中来啊,很重要的。”

    陈平安笑了笑,抬起一拳,手腕拧转,变拳作掌,掌心离地不过寸余,瞬间落地,迅猛一拍演武场的地面。

    大地震动,所有孩子几乎同时一弹而起,离地高度,各有不同,身形七歪八倒。

    然后好像被压胜一般,砰然落地,一个个呼吸不顺畅起来,只觉得近乎窒息,背脊弯曲,谁都无法挺直腰杆。

    “拳招为下,只是说位置,某个顺序,不是说不重要,恰恰相反,一切拳法都从低处起,层层拳架层层高,最终才能让我们的拳法高高在天。”

    陈平安收了起那股无形的拳法真意,所有孩子立即如释重负,陈平安对元造化和张磐说道:“学拳要时时用心,处处小心,这就是拳理所谓的师傅领进门,徒弟要留神。元造化,张磐,方才你们俩做得不错,说明休歇之时,也在练习立桩,虽然离地不低,但是坐姿最稳。姜匀虽然离地最低,坐姿却散。”

    姜匀翻了个白眼,老子早就习惯狗日的隐官大人说风凉话了。

    性格腼腆的张磐神色激动。

    假小子眼神坚毅,紧抿起嘴唇。学拳之后,小姑娘变化极大。前些年在剑气长城,她与尚未成为隐官的二掌柜初次相逢,是个孩子王的小姑娘,性格其实要开朗许多。

    陈平安视线扫过众人,身体微微前倾,与所有人缓缓道:“学拳一事,不只是在演武场上出拳这么简单的,呼吸,步伐,饮食,偶见飞鸟,你们可能一开始觉得很累,但是习惯成自然,人身一座小天地,宝藏无数,全是你们自己的,除了将来某天需要与人分生死,那么谁都抢不走。”

    陈平安眯眼道:“那么问题来了,当你们拳高之后,一旦决定要出拳了,要与人正大光明分出胜负生死,当如何?”

    姜匀大声道:“一拳干倒!”

    陈平安微笑道:“你小子还没玩没了了是吧?”

    姜匀双臂环胸,一本正经道:“隐官大人,这次可不是说什么玩笑话,武夫出拳,就得有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反正我追求的武道境界,就是与我为敌之人,我一拳将出未出,对方就先被吓个半死了。”

    陈平安笑着起身,“行啊,那我教教你。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记起了一场问拳。我当时是以六境对峙十境,你现在就用三境对付我的七境。都是相差四境,别说我欺负你。”

    姜匀立即起身。

    陈平安指了指演武场靠墙处,“你先去墙角根那边站着。”

    姜匀大摇大摆走过去,背对众人,孩子其实在呲牙咧嘴,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只能默默告诉自己输人不输阵,输拳不输面。

    陈平安走向演武场另外一边,突然改变主意,“所有人都一起过去,并排站着,不许背靠墙壁,离墙三步。”

    这些孩子们以后的人生,不会按部就班,只遇到境界相当或是只高出一二境的敌人。

    自己也好,白嬷嬷也罢,压境教拳,能够帮着孩子们一点点打熬筋骨,一步步磨砺武道,但是修行路上,没有这样的好事。没人愿意当谁的磨刀石,多是想着踩下一颗颗的垫脚石,步步登天,去往山巅。

    三境到七境的巅峰出拳,到底是怎么个气势、拳架和精气神,陈平安曾经为他们一一演示过。

    八境,九境和十境的出拳,白嬷嬷也亲身演练过。

    只是姜匀在内的孩子,都觉得从十境跌到九境的白嬷嬷,当下境界是更高些,但是只论出拳那点模模糊糊的“意思”,总觉得还是年轻隐官更让人神往。

    只是先前的演武,就真的只是演练,孩子们只是旁观。

    今天陈平安想要让孩子们站在与自己为敌的立场上,亲身感受那一拳。

    当年在北俱芦洲,前辈顾祐,拦住去路。

    曾问拳于自己。

    出拳毫无征兆,接拳毫无准备,顾祐那突兀一拳,倏忽而至,当时陈平安几乎只能束手待毙。

    陈平安停步后,静心凝气,浑然忘我,身前无人。

    与陈平安遥遥对峙的姜匀,额头渗出细密汗水,下意识就与所有人提醒道:“咱们都咬牙站稳了,谁都不能后退,谁都不要背贴墙壁,就算吓得尿裤子,也要站着不动!”

    那个玉笏街的小姑娘孙蕖颤声道:“我现在就怕了。”

    孙蕖最初与姜匀一样,是最不希望学拳的孩子,因为她有个妹妹,名叫孙藻,是剑修。

    元造化低声道:“那你就一心立桩,什么都不要想!”

    陈平安没有着急出拳。

    这对于那些站在墙根下的孩子而言,更是煎熬。既然早晚挨刀,不如给个痛快,总好过对方慢悠悠磨刀吓唬人。

    阿良说道:“郭竹酒,你师父在给人教拳,其实他自己也在练拳,顺便修心。这是个好习惯,螺蛳壳里做道场,不全是贬义的说法。”

    陈平安先前所学拳法太杂,需要借此机会,好好反省一番,熔铸一炉。或者偶尔什么都不想,就跟平常人用睡觉作为休歇差不多,来这里静静心。教拳,练拳,修心,隔三岔五的躲寒行宫之行,看似一件事,其实是在做三件事。

    为剑气长城的这拨武夫胚子教拳喂拳,更重要的,还要尽量给所有孩子一条相对安稳的修行路,原本对于一位需要为战局走势负责的隐官而言,就是一件实实在在的分心事。可到最后,结果还是没亏。

    郭竹酒早早摘下书箱搁在脚边,然后一直在模仿师父出拳,从头到尾就没闲着,听见了阿良前辈的言语,一个收拳站定,说道:“师父那么多学问,我一样一样学。”

    白嬷嬷站在一旁,轻声说道:“姑爷这一拳下去,估计不少孩子会当场崩溃。”

    阿良笑道:“能够真真切切知道拳高何处,是好事。”

    当时顾祐前辈,作为撼山拳谱的老祖宗,看到了自己这位来自别洲的纯粹武夫,恰好武道根基就在撼山拳之上,顾祐便以十境武夫递出九境巅峰一拳。

    陈平安一步跨出,悄无声息。

    以六步走桩前行,转瞬之间,快若奔雷,整座演武场都开始震动起阵阵涟漪,四面八方皆是充沛拳意。

    孙蕖这样希冀着以立桩来抵御心中畏惧的孩子,演武场震动之后,就立即被打回原形,立桩不稳,心境更乱,满脸惊骇。

    姜匀感受到那股遮天蔽日的拳意之后,轻喝一声,一脚重重踩踏而出,拉开拳架,以自身拳意抵御天地拳意。眼见着身旁孙蕖就要跌倒在地,姜匀一咬牙,挪步横移,满脸痛苦之色,依然挡在了孙蕖身前。毕竟是个小娘们,他这个大老爷们得护着点。

    许恭和元造化几乎同时喊道:“六步走桩!”

    所有孩子竟是心有灵犀,几乎同时不退反进,要以走桩对走桩。

    罡风铺面,拳意压身。

    哪里是他们想要以退为进就能成的,至多踏出两步,所有人便踉跄后退。

    那孙蕖不知如何生出的一点胆识,竟是绕开了身前姜匀,选择自己面对那一拳。

    转瞬过后。

    连同姜匀在内,所有人都背靠墙壁,个个脸色惨白,汗流浃背,还有些体魄孱弱的孩子,早已靠墙跌坐在地。

    陈平安站在演武场中央地带,一手负后,一手握拳贴在腹部,悠悠然吐出一口浊气。

    赶紧转过头,抹了一下鼻子流淌出的鲜血,以当下的体魄递出这形似神似一拳,哪怕最终只是出了半拳,还是很不轻松。

    陈平安转头笑道:“都起来吧,今天练拳到此为止。”

    所有孩子都没有回过神,有些呆滞。

    陈平安沉默片刻,突然笑了起来:“这一拳过后,不得不说,我挑选武道种子的眼光,真是不错。以后你们哪天自己行走江湖了,遇到同辈武夫,大可以说,你们的教拳之人,是剑气长城十境武夫白炼霜,喂拳之人,是浩然天下陈平安,一旁观拳之人,曾有剑客阿良。”

    ————

    与白嬷嬷告辞,陈平安和阿良带着郭竹酒,三人徒步离开躲寒行宫。

    阿良说道:“竹酒啊,先前你师父提到观拳之人,只说了我,忘了你,伤不伤心?”

    郭竹酒一脸疑惑道:“师父说了啊,阿良前辈你没听见?”

    阿良愣了一下,“我怎么没听见?”

    郭竹酒一本正经道:“我在自个儿心里,替师父说了的。”

    阿良赞叹道:“竹酒你这份剑心,厉害啊。”

    陈平安笑道:“阿良,那么剑气十八停?能不能教给我这弟子?”

    阿良无奈道:“我先前说要教,竹酒不稀罕啊。”

    阿良捋了捋头发,“不过竹酒说我相貌与拳法皆好,说了这般肺腑之言,就值得阿良叔叔死皮赖脸传授这门绝学,不过不急,回头我去郭府做客。”

    郭竹酒与陈平安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师父你懂的。

    师父我懂的。

    郭竹酒不敢久留,今天还是翻墙偷溜出来的,得回家了。

    与师父和阿良前辈道别后,小姑娘手持行山杖,背着小竹箱,一路飞奔。

    阿良与陈平安去往叠嶂的酒铺。

    阿良问道:“陶文剑仙死后,凭借战功兑换的那些神仙钱,是不是多了些?”

    陈平安没有藏藏掖掖,说道:“我也拿了些出来。”

    酒铺,坐庄,所有陈平安这些年在剑气长城从酒鬼赌棍那边挣来的神仙钱,再加上通过晏家铺子兜售贩卖那些印章、折扇的收入,一颗雪花钱都没剩下,全部都以剑仙陶文遗产的名义,还给了剑气长城。当然不是陶文要陈平安这么做,而是陈平安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

    这也是陶文愿意托付身后事给年轻隐官的原因所在。

    想要入得一位剑仙的法眼,永远不可能是靠挣多少钱、说过多少漂亮话。

    阿良又问道:“那么多的神仙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你就那么随随便便搁在院子里的桌上,任由剑修自取,能放心?隐官一脉有没有盯着那边?”

    大战暂时告一段落,剑修养剑一事,是重中之重,世间剑修的吃钱,那是出了名的不讲道理。

    这也是为何剑气长城会有那么多囊中羞涩的剑仙。

    本命飞剑的品秩越高,以及随着剑修境界越来越高,除了太象街屈指可数的几个豪阀,没谁敢说自己嫌钱多。

    只有不在修行关隘的时候,剑修手头才会有几个闲钱,喝酒押注都随意。

    所以可能绝大多数剑修,去往陶文的宅子自行取钱,只取当下所缺钱财,但也注定会有某些剑修,偷偷多拿神仙钱。

    陈平安摇头道:“没有人盯着那边。陶文不在意这些,我也无所谓。又不是什么买卖事,不用计较太多。”

    阿良点头道:“是该这么想,轻松些。”

    陈平安摘下别在发髻的那根白玉簪子。

    阿良接过手,心神沉浸其中,然后哑然失笑,“好一个老秀才,当初连我都给骗过了。”

    陈平安甚至都懒得用心声言语,直接开口说道:“先前与离真那场捉对厮杀,靠着这支簪子,才扭转战局,不然我当时还不是剑修,赢不了离真。”

    白玉簪子已经打开禁制,阿良自然一览无余。

    陈平安说道:“光阴流水的流逝,与很多洞天福地都截然相反,约莫是山中一月世上一年的光景。”

    白玉簪子,是一处极其古怪的洞天福地,疆域不大,至多容纳百余人居住其中,灵气也一般,根本算不得风水宝地,准确说来,根本并不适合修道之人修行。

    阿良叹息道:“老秀才用心良苦。”

    老秀才为了弟子齐静春,可谓煞费苦心。

    在此避难,当做一座书斋便是了,大可以安心读书,百年数百年之后,天地变色,说不定下一次重返浩然天下,便是另外一番光景。

    老秀才最早的初衷,极有可能便是要拖到蛮荒天下攻打剑气长城,儒家开辟出第五座天下的通道,多出一座幅员辽阔的崭新天下,换了一张更大的棋盘,落子的地盘多了,弟子齐静春的立足之地,希望就可以更多些。

    老秀才离开功德林的时候,可能就已经做好了打算。愿意用开辟出一座天下的造化功德,换取齐静春这位弟子在人间的立锥之地。

    陈平安缓缓说道:“先生是这样的先生,那么我如今对待自己的弟子学生,又怎么敢敷衍应付。茅师兄曾经说过,天底下最让人如履薄冰的事情,就是传道授业,教书育人。因为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哪句话,就会让某个学生就牢记在心一辈子了。”

    阿良将白玉簪子递还给陈平安。

    陈平安重新别在发髻间。

    八个小篆文字,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阿良双手抱住后脑勺,晒着和煦的日头。

    一旁人的年轻人,青衫长袍,头别白玉簪,脚穿一双千层底布鞋,腰悬养剑葫。

    陈平安突然问道:“阿良,是接连两场架,受了伤?”

    阿良出城两次,第一次还好,哪怕是坐镇城头的剑仙,都看了个大概。

    但是第二次重返战场,其中有一头王座大妖倾力出手,隔绝了天地。

    陈平安难免有些担忧。

    不料阿良摇头道:“没怎么受伤,只是施展了一些压箱底的本事,下次再去战场,就一定会被针对得死死的。就像你那两把飞剑的本命神通,外人不知,就是关键的胜负手,知道了,下次就很难奏效。毕竟不是在浩然天下漂泊不定,总是遇到生面孔,剑气长城的战场,说大很大,说小也小,我跟那些大妖都是老熟人了,大致路数,心知肚明。我们又是在与整座蛮荒天下抗衡,问题在于对方是不缺法宝仙兵的,就算他们自己没有,借也借得来。”

    陈平安惊讶道:“这都没怎么受伤?”

    阿良笑道:“给你露一手?见识过后,你就知道我为何能够全身而退了。”

    陈平安环顾四周,“大街上就算了吧。”

    阿良埋怨道:“四下无人,咱俩大眼瞪小眼的,露一手有个啥意思?”

    陈平安点头道:“你敢施展,我就敢学。”

    阿良停下身形,以脚尖轻轻碾地。

    陈平安不明就里,跟着停步,拭目以待。

    突然不远处一座酒楼的二楼,有人扯开嗓子怒骂道:“狗日的,还钱!老子见过坐庄坑人的,真没见过你这么坐庄输钱就跑路赖账的!”

    一时间各处酒客们大声叫好,筷子敲碗,手掌拍桌,嘘声四起。

    陈平安双手笼袖,神色自若,小场面。

    阿良伸长脖子回骂道:“老子不还钱,就是帮你存钱,存了钱就是存了酒,你他娘的还有脸骂我?”

    那老剑修一时无语。

    急眼了,老剑修就要吐那狗日的一脸唾沫。

    不曾想阿良轻轻一跺脚。

    脚尖处,出现了一个金色文字,然后字字串联成一个小圆,出现在了阿良脚边。

    皆是圣人教诲。

    以儒家那位至圣先师的一句言语,作为起始第一个圆圈。

    然后是道家阐述的阴阳大道之至理。

    此后有那关于天地人的儒家经典,紧接着更大一圈,是四时流转的不同文章诗句。

    五行。

    十二时辰。

    二十四节气。

    中土文庙陪祀七十二圣贤的根本学问。

    一圈圈金色文字,由内向外,层层叠叠,不计其数。

    三教诸子百家,一部部经文典籍或开篇名义或压卷的言语,成百上千位诗词大家、道德贤人、名臣武将、剑仙、豪杰的慷慨之言,皆有文字显化。

    陈平安低头望去,那一个个金色文字出现得太快,每一句蕴含的意思都太大,以至于连陈平安都倍感目不暇接。

    刹那之间,整座城池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金色文字。

    陈平安甚至都看到了不少自己曾经篆刻在竹简上的美好句子。

    看到了许多佛经、法家典籍上的言语,看到了李希圣画符于竹楼墙壁上的文字。

    阿良心意微动,异象消失,笑道:“只需要学个大概就行了。毕竟谁都成为不了另外一个人,也无需如此。我阿良是阿良,小齐是小齐,你陈平安就是陈平安。”

    陈平安点了点头。

    阿良然后转头望向二楼,“你刚才嚷嚷个啥?”

    那老剑修一脸诚挚道:“阿良,要不要喝酒,我请客。”

    阿良嘴上说道:“你他娘的把我阿良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欠钱还跟人讨酒喝的人吗?!”

    眼睛却死死盯住那个老剑修,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不能够!”

    老剑修义正言辞,一只手使劲晃荡,有朋友赶紧抛过一壶酒,被老剑修接住后,老剑修转为双手捧酒壶,动作轻柔,轻轻丢出楼外,“阿良老弟,咱们哥俩这都多久没见面了,老哥怪想念你的。得空了,我在二掌柜酒铺那边摆上一大桌,喝个够!”

    陈平安和白白得了一壶酒的阿良离去之后。

    酒楼那边,老剑修落座后,抚须而笑,“整个剑气长城,谁能像我这样讨债,让阿良都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来躲债?你们啊,是跟着沾光了,所以今儿我就不掏钱了,你们谁来结账?”

    阿良走在路上,喝着那壶别人非要送拦都拦不住的仙家酒酿,突然说道:“那件大事,与宁丫头说过了吗?”

    陈平安点头道:“缘由后果,一五一十都与她说了,我觉得越是亲近人,越该把事情讲明白。”

    阿良笑道:“难怪文圣一脉,就你不是打光棍,不是没有理由的。”

    陈平安笑着不接话。

    到了酒铺那边,生意兴隆,远胜别处,哪怕酒桌不少,依旧没有了空座。蹲着坐着路边喝酒的人,茫茫多。

    阿良就跟陈平安蹲在路边喝酒,身前摆了一碗面,一小碟腌菜。

    四周喧闹,到了这座铺子喝酒的大小酒鬼,都是心大的,不心大,估计也当不了回头客,所以都没把阿良和年轻隐官太当回事,不见外。

    阿良手托酒碗,夹了一筷子菜,打了个激灵,真他娘咸,赶紧卷了一大筷子阳春面。

    听着某些家伙吹嘘这儿酒菜得劲,好些个刚被拉来这边喝酒的人,久而久之,便觉得酒水滋味好像真是不错了。

    阿良就纳了闷了,如今给人当托儿不收钱啊?

    陈平安双手捧住酒碗,小口饮酒,喝完一口酒,就望向大街上的熙熙攘攘。

    来来去去,走走停停,悠悠匆匆。

    身边人,可能明天离去。远游人,可能明天回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真钱诈金花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无限穿梭在异界斗魂玄天仙帝再世万古不灭星帝群星照耀永劫帝君神道狂尊我去万界做任务绝影神尊羸弱的代价我到异界当神兽烛龙天象手机系统有点坑

如果您喜欢,请把《剑来第六百六十七章 簪子》,方便以后阅读剑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document.write ('